? ? ? ? 北京最好的塑料制品厂家-塑料制品定做厂家,塑料包装材料公司,注塑加工 吸塑 吹塑 挤塑制品加工厂家
注塑模具加工厂 logo
销售热线:135 0111 6636 王总
塑料产品订购流程
当前位置: 首页>>行业资讯>>正文

塑料制品行业漏洞繁多 致黑幕频现

更新时间:2012-04-02 08:00:00

    针对央视315晚会揭露汕头用医疗废物回收做成的二料制造玩具,造成安全隐患的问题,记者在东莞进行了落地调查,从原料商、助剂商到生产商,产业链业内人士现身说法。“其实塑料行业大部分产品用的都是二料,甚至四五六料。”曾在东莞茶山开无名小厂生产PVC塑料粒的宾雅华说,“二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经过监管流程处理的二料,但实际上没有一个部门真正对此负责,才造成了重重乱象。”

    二料再生利用是行业惯例

    宾雅华原来的工厂建于2006年前后,投资上千万,月产500吨,工人有十几二十个,在全国塑料行业重镇东莞来说,算是小企业。工厂生产的主要是玩具、电线、电缆、塑料装饰等,二料的应用比例高于一次料。

    “严格上来说,微粒行业国家是鼓励循环再生利用的,否则塑料生物降解非常困难,造成的污染非常巨大。”宾雅华告诉记者,新料如果一个单位是8块钱,二料一般能卖到3~4块钱,价格低廉对厂商是一大诱惑,但二料并非不能用,而是需要经过严格的消毒程序分类使用。例如直接与人体接触的雨衣、人造皮革、幼儿玩具、餐具等,就不能再用二料,因其刺激性大,但是垃圾桶、不接触食物和衣服的胶袋等,经过严格的消毒和处理以后,是可以做成新产品的。

    说起央视曝光的汕头医疗废物做二料,宾雅华指出其最大的问题是病毒污染隐患,同时珠三角是来历不明的洋垃圾的一大销货点,一些洋垃圾做成的二料也混杂其中:“其中隐含的毒素才可怕”。

    江南大学化学与材料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蒋平平教授进一步分析道,目前医疗用品大量用塑料产品代替,例如输血袋平时要在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下保存,才能保持其柔软性,病人输血时候要在常温中使用几十分钟,也要保证不会有毒害的物质,以防析出对人体造成伤害,因此医疗产品的塑料助剂的使用要求比起普通塑料更为严格、用料更为环保,违法回收利用的隐患主要在于没有经过消毒处理,但做成二料粒子之后,采购者只能检验其成分有无害,不能确定消毒清洗的情况。

    “但政府并没有一个专门的机构监督这个再生过程。原来的轻工部已经不复存在了,塑料行业交由发改部门统一管理,发改部门职权范围太大,管不到这么细。”蒋平平为此感到隐忧。

    氯化石蜡代替增塑剂害垮工厂

    在宾雅华看来,行业中比二料更为触目惊心的潜规则危害,在于掺假现象大量存在。“最常见的就是用氯化石蜡代替增塑剂DOP,也就是台湾所说的塑化剂。”宾雅华说,目前增塑剂国内价格是12000元一吨,氯化石蜡的价格是6000~7000块钱一吨,从外观上看,后者比前者浓一些,就如猪油与花生油清澈程度的区别,可是量少的时候基本看不出来。

    专门做塑料助剂生意的东莞浩普化学负责人王长林非常清楚氯化石蜡的危害。增塑剂的添加是为了加强产品的柔韧性,氯化石蜡看起来也有这个功能,但制作成电线电缆长期下来会有漏电危险,制作成脸盆等还会有析出毒物的危险。

    “但是好东西都被坏东西给整孬了,我们增塑剂卖20块一公斤,人家氯化石蜡只卖10块钱、15块钱一公斤,09年来公司业务跳水一样瀑布式下降,逼得我也想掺假了。
”王长林一脸苦笑,他所在的公司在东城,有一百多号人马,总公司建于河南,看中华南地区作为中国塑料行业半壁江山的地位落子分公司于此。
    宾雅华也很奇怪,其实有时候自己买来的助剂也并不便宜,拿来的样品也是合格的,结果出货成品的时候才发现问题。几年前他就试过生产一批公仔,制作成型的时候没什么问题,但发给下游企业的时候,对方发现描颜料就是描不上去,一检验才查出氯化石蜡。

    2006年轰动全球的美泰玩具召回事件中,佛山玩具厂老板无以赔账、上吊自杀的事件,据业内所知也是其中一个原料黄色粉,遭遇供货商掺假,从而造成的苦果。然而这个行业长期乱象,让宾雅华感到难以信任,最终在去年结束了塑料厂的生意。

    回扣成为公认潜规则

    “回扣已经是公认的行规。我一个小小的技术员改变不了什么,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辞了工。”三十出头的塑胶原料技术员张晓帆,年后默默辞去了在广州一家原料厂的工作来到东莞寻找机会。

    张晓帆2000年先后到东莞、台山、江门、广州等地的塑料工厂做学徒,原本想好好地在这个行业混个技术,结果当到技术员这个级别,发现塑料行业“会有各种各样的人,不失时机地教你学坏。”

    直接与供货商打交道的往往是采购,一公斤的材料成本120块,报到180块吃回扣的事情并不鲜见,有时候老板也会对材料掺假心知肚明,“但是老板说成,我们技术员也没什么好说的,那就是成。”张晓帆很悔恨自己没有把好这一关,大量的掺假材料制成的产品主要销往农村地区。

    对于供货商“利诱”的指责,王长林也毫不避讳:“这个已经是潜规则了,我很清醒。你不陪吃陪喝给红包,哪里能销货。陪来陪去,陪到一把年纪,又伤心又伤身。”对于红包的行价,王长林并没有直接透露,但供货商每个月必须按照货价的一定百分点把回扣打回采购员的银行卡里。

    监管漏洞塑企转型升级不易

    蒋平平作为中国工程塑料助剂委员会专家组专家,早在2008年就参与修订过全国的塑料助剂标准,但是他感觉这个标准执行起来非常矛盾,和国外相比管理不是很严。

    除了他提到过的轻工部不复存在的原因之外,还存在着地方监管者不够“懂行”的原因。工商部门面对假冒伪劣塑料,在管理和鉴定上感到相当无能为力。东莞打工仔杨席兵在塑料行业混迹多年,已经是工程师。他向樟木头工商所反映买到假料的情况,当时获得的回复是:“你说你买到假料,也没有一个标准,没有一个权威机构出来说你这种料就是假料!最好申请这家公司派人过来证实你卖的料是假料,但有时候一包两包料,也没有公司愿意出面证明这件事!即使这些公司派人来了,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这种料就不是他们生产的。”

    行业乱象触发他写了一篇名为《建议设立东莞市塑料行业产业升级转型平台》的网络论政文章,2月底获得省政府“南粤智多星”金点子奖,他提出在东莞市政府的支持下,由北京化工大学出面联合东莞地方龙头企业,搞一个塑胶产业升级转型平台。然而嘉奖归嘉奖,然而他发现执行起来并不容易,虽然得到地方政府的声援支持,但是由于利益格局问题,在有些部门也存在阻力,这个点子暂时难以付诸实际。

检测平台商机很大

    “但是我们等不及呀。”王长林不想像宾雅华一样对这个行业失去信心。然而据蒋平平教授了解,东莞建设塑料产业平台,在政府未动的情况下,已经有企业先行了。高盛科技园已经有东莞首家PVC塑料领域的综合服务机构成立,这家名为盟大的公司可以为企业提供检测服务和技术服务,老总李实也是一个从塑料行业愤而转行的人。

    “我们想要做成平台化的服务机构,来料好不好,坚不坚,这里的机器可以先验过。”李实的公司目前有60多人,今年开始在东莞塑企做推广,以市场行为先行建立杨席兵理想中的平台,“我知道这个事情很得罪人,暂时也没有和政府方面直接交流合作,但是先为企业购买材料做鉴定服务,这一点还是能够做得到的。”

    李实调研过东莞有两千多家塑料企业,一台检测仪器数百万,以每月1000元的价格为企业提供检测原料及助剂的服务,1500元提供配方设计、工艺流程的配方服务,此中还是有很大商机的,对于无法购置机器的企业来说也是一条路子。

    名词解释

    二料:回收废塑料加工的玩具等塑料产品。法律规定,生活玩具应清洁干净,无污染。并且规定玩具所使用的材料应是新的,或者经过处理,且处理后的有毒污染水平不应超过新的污染水平。

    一个垃圾桶的诞生

    二料(需要进行清洗、消毒,直接接触人体的产品不用二料,检验其镉、铅等重金属不得超标)原料→塑料助剂(防止掺假:例如DOP油掺氯化石蜡、大豆油掺氯化石蜡、氯化石蜡掺芳烃或白矿油、ACR掺树脂粉、ACR掺碳酸钙、CPE掺碳酸钙、轻钙掺重钙)→垃圾桶

    现实的监管漏洞

    原来的轻工部已经不复存在了,塑料行业交由发改部门统一管理,发改部门职权范围太大,管不到这么细。

    地方监管者不够“懂行”的原因。工商部门面对假冒伪劣塑料,在管理和鉴定上感到相当无能为力。

    全国塑料助剂标准执行起来非常矛盾,和国外相比管理不是很严,也没有一个标准,没有一个权威机构出来说你这种料就是假料。

    危害

    如汕头医疗废物做二料事件,违法回收利用的隐患主要在于没有经过消毒处理,但做成二料粒子之后,采购者只能检验其成分有无无害,不能确定消毒清洗的情况。

    氯化石蜡等代替增塑剂DOP(塑化剂)制作成脸盆等还会有析出毒物。

金亚洲黑钱吗